新闻中心
  • 库存不高、需求不低 疫情下黑色市场难以“独善其身”
  • 2020-03-27

       上周受全球疫情蔓延、国际原油大跌等影响,国内外金融市场经历了“活久见”的巨震周。近期海外新冠肺炎疫情拖累全球石油消费,国际油价持续崩盘,3月18日WTI跌至18年以来最低,布伦特原油期货跌至自2003年以来最低,上期原油主力合约经历了连续4日大跌,虽然周五以涨停态势强势反弹,但整体下跌趋势仍在。

       与石油化工板块相比,黑色板块走出了不一样的行情。3月20日周五,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结算价为669元/吨,周环比涨幅2%,相比此前势头已有所减缓。此时有部分市场声音认为,在疫情影响复产、钢材累库的背景下,铁矿石等黑色期货价格高位盘整与钢材高库存、铁矿石低需求的情况不符。但在业内专家看来,疫情对高炉生产的影响有限,反倒是近期境外疫情扩散导致部分外矿转运的港口可能暂停作业,引起市场对供给减少的预期。
       “2月底、3月份以来,巴西溃坝预期、近几天马来西亚淡水河谷配矿基地关闭的预期,导致铁矿石在低库存、高疏港量、高需求的供应收缩预期下走强,价格有基本面支撑。”天风期货黑色事业部总经理周耀臣表示,从数据上看不出“低需求”的影子,反倒是反映铁矿石需求的疏港量保持节后较高水平,相应的港口库存属于近年低位。
       据我的钢铁网数据监测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20日,国内45个港口铁矿石库存为11844.13万吨,较上周下降67万吨,已连续六周下降,处于去年8月下旬以来的最低水平,比去年7月的近四年低点也就多400万吨左右,进口矿库存仍属于低位。港口铁矿石日均疏港量至299.33万吨降1.784万吨,回落至300万吨下方,仍处于节后较高水平。
       实际上,虽然市场普遍关注目前高企的钢材库存,但在周耀臣看来,目前市场更应该关注的焦点是,不断复苏的、强劲的下游需求,与缓慢的出库量、物流运力瓶颈的主要矛盾。
       以杭州为例,节后随着疫情防控好转,杭州市出台各项支持复产措施,包火车、客车请工人返工,但复工后发现很多仓库的货提不出来,仓库被封了或运输司机太少。一边是日益增长的需求,一边是无法缓解的低运力、如同堰塞湖但短期无法泄洪的“僵尸”库存,对短期价格形成支撑。也就是说,市场交易的不是庞大的库存,而是当下可流通的接货量。“当然,随着运输不断恢复,库存压力也有望缓解,不必过分解读和悲观。”他补充道。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人士告诉记者,近几周铁矿石价格有较强的基本面逻辑支撑,“库存不高、需求不低”当前铁矿石的真实写照。
       从需求看,Mysteel调研247家钢厂高炉开工率73.75%,环比上周增1.16%,已连续四周出现回升;日均铁水产量210.44万吨,环比上周增3.81万吨,连续两周出现回升。另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1-2月份我国生铁为13234万吨,同比增长3.1%;日均生铁产量为220.57万吨,环比去年12月增长1.96%。显然,生铁产量均处于高水平,对铁矿石需求也维持在相对高位。
       尽管事实摆在眼前,但仍有极少数声音认为,市场存在炒作,其主角赫然换成了矿价走高的受害者——钢厂。对此,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人士笑称,这个说法缺少最基本的事实依据和常识。每天铁矿石、螺纹钢动辄近千亿的成交额,有这么大的市场体量,且交易所有严格执行的限仓等监管制度,凭少数几家企业的行为很难达到炒作价格的目的。
       据交易所数据,今年3月(截至3月20日,下同)铁矿石期货日均成交额938.41亿元,前3月日均成交额629.14亿元。2月、3月铁矿石期货法人客户日均成交量占比分别为27%、26%,与1月的28%基本持平,法人客户节后成交并未较节前增长。同时,今年前3月成交持仓比为1.08,低于去年同期的1.31,市场保持平稳运行。
      “事实上今年的钢材和铁矿石价格尽管相对能化、有色等品种表现较强,但整体运行仍较为平稳。目前钢材和铁矿石盘面价格和春节前基本相当,在最近几个交易日还出现涨势减缓或下跌的势头。”他指出,大多数钢厂和贸易商都希望矿跌钢涨,但市场价格不是以少数人的意志能左右,而是由市场供需决定的。
       那么,什么是当前的“市场供需”?
       国泰君安期货黑色系研究员金韬总结了近一段时间铁矿石价格高位盘整的原因。具体来看,一是现在期货价格显著低于现货;二是现货价格相比于2019年高点已经大幅下跌;三是当前从钢厂成本来讲,高炉铁水成本依然低于电炉成本,这使得钢厂在增产的过程中会首选铁矿,而不是加废钢;四是从生产利润来看,随着3-4月份钢材旺季需求的到来,钢材现货价格已经出现了企稳迹象,钢材库存大幅下降。在这样的背景下,钢厂前期检修结束,基于自身的利润情况复工生产,采购铁矿石生产铁水,由于铁矿石期货价格又低于现货,企业通过套期保值节降低了采购成本。
       另外,周耀臣告诉记者,最近海外市场出现变化,比如日本、韩国一些钢厂受疫情影响,为了保护员工安全而做了部分减产的措施,但从目前的来看,这些国家的钢铁生产规模、集中度不如中国,而且减产效果才刚刚开始,实际影响还没有发生。铁矿石作为库存周期比较长的品种,即使海外矿山减产也不能使矿石库存立即大幅减少。未来境外钢铁减产的效应可能逐步显现,让原计划发往欧洲、日韩的铁矿转运到中国,但规模应该不会太大。
       “后市来看,下半年铁矿石供给将逐步恢复增长,而需求受全球疫情蔓延影响或将走弱,下半年铁矿石库存可能会出现较明显上升。”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人士表示,近期从铁矿石盘面表现来看也是呈现“现实强、预期弱”的走势,铁矿石2005合约盘面走势明显强于2009和2101合约,后者上周结算价分别下跌3%和4%,近月合约走势强于远月的市场结构也显示了期货价格发现功能的有效发挥。
       相关受访人士认为,在近期价格波动较大的情况下,市场参与者需要不断成熟、正视期货功能,尤其在抗疫复工的特殊时期,更要主动加强利用期货、期权工具,与现货贸易形成对冲,这是企业在疫情影响下的避险方式,希望有更多企业参与衍生品来对冲风险。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